qq福州麻将下载
首頁 » 資訊 » 消防動態 » “安全帽”的故事,微風泛漣漪
“安全帽”的故事,微風泛漣漪

發布日期:2019-07-24 332人已看過 我要評論

核心提示:一向與社會熱點難沾邊的勞動防護領域,因為一個安全帽的視頻,把這一汪平靜之水撞擊得漣漪四起。來自網絡和自媒體等帶有溫度的回

          一向與社會熱點難沾邊的勞動防護領域,因為一個安全帽的視頻,把這一汪平靜之水撞擊得漣漪四起。  

來自網絡和自媒體等帶有溫度的回應,猶如陣陣春風吹得安全帽漣漪久而不散,以至在國家主流媒體上也有了一段熱鬧。

其實,業內人士都明了,某些偶然現象,大都有其發生的必然性,不過因天時地利的機緣,這個漣漪讓觀者更有興趣罷了。

工人:曝光易碎安全帽

“易碎安全帽”,這個詞是不搭配的。

今年4月11日,網上出現一段視頻:在某建筑工地,一位農民工雙手各持一頂顏色不同的安全帽,介紹說:“這個(黃色)是工人戴的安全帽,這個(紅色)是領導戴的安全帽。來,看看他們的質量如何。”

接著,這位工人拿著安全帽用力相互碰撞。只聽“砰”的一聲,黃色安全帽就開裂了,接著撞擊,就有碎片脫落;而紅色安全帽卻保持原樣。這位農民工舉著破碎的安全帽憤而發問:“這個安全帽能夠保證安全嗎?!”

——視頻的點擊量很快超過200萬。這位曝光易碎安全帽的工人,也連連受到社交媒體的關注。

被沖擊的漣漪帶著幾分秀美,讓觀者看得津津有味。

輿論:政府媒體匯成流

最早的官方反映是——

國家應急管理部官方微博,于4月17日轉發了這一視頻,并表示:“如果連工人的安全帽都不安全,又怎么能夠實現安全生產呢?”

同時,這個微博還列出了《安全帽》的質量標準和《頭部防護安全帽選用規范》等,顯示了管理部門的專業性。

4月20日,6家安全帽生產企業聯合向社會發出倡議:“杜絕任何不達標不合格的產品流入市場,營造公平、公正、公開的行業競爭環境,讓假冒偽劣產品無處遁形。”這個表態,擲地有聲。據悉,這幾家安全帽生產企業,在業內是排名靠前的。各地的勞動防護網站,聞聲“倡議”,紛紛跟進,表態、轉發,多有議論。

4月26日,北京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發出通知:從當天起到5月底,在全市建筑施工現場開展安全帽使用情況大檢查。第二天,《新京報》在A12版上,以整版的篇幅予以報道。該報編輯顯然研究了《通知》的內容,在報道中,特別突出了其中的一個關鍵要求,并以此為作為通欄大標題。

而讓人注重的中央電視臺,從4月中旬到5月中旬,先后在《東方時空》、《新聞1加1》、《聚焦三農》等節目中,各從不同的角度和側面,圍繞易碎安全帽推出了生動的影像報道。

其中,在7頻道播出的《誰來保障安全帽的安全》專題中,主持人連線了我國知名安全生產專家,中國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劉鐵民。他就安全帽等勞動防護中出現的或是累積下的一些突出問題,發表了看法。據悉,攝制人員還來到生產安全帽的北京慧緣公司,對安全帽質量、價格和市場銷售等少為社會知曉的信息予以采集。

在業內頗有影響的《勞動保護》雜志,又發出了勞動防護業內專業人士的署名文章,標題為:《小小安全帽,安全大問題》。

不長不短的3個月,有關安全帽的報道由一個點而濫觴,繼而匯涓成流。而且,這個“輿論流”也似乎催生了次第顯現的邊際效應。有業內資深人士驚嘆:這,在過去是難以想象的!

且慢,7月12日的網絡上,又出現了一個更大的靴子拋向水中——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辦公廳、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辦公廳、應急管理部辦公廳,聯合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安全帽等特種勞動防護用品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

三個國家部門的辦公廳,為安全帽和特種勞動防護用品的監管而聯合發文,是罕見的。

毫無疑問,安全帽和其他特種勞動防護用品能獲得如此“優厚”待遇,在我國安全生產和關愛尊重勞動者的歷史上,堪可留下一條重彩的劃痕。

對于工人的曝光和訴求,北京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對企業提出的涉及安全帽的要求中,有一個亮點——

安全帽管理:統一為總承包者

“自2019年6月1日起,本市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工程項目施工單位(包括施工總承包單位、專業分包單位、勞務分包單位)的安全帽購買、驗收、發放、使用、更換和報廢統一由施工總承包單位負責。”

顯然,涉及安全帽的購買等環節“統一由施工總承包單位負責”是過去沒有的。

北京住建委的這個要求,可謂是抓到了重要環節的關鍵點,為解決安全帽及其他勞動防護用品的購買和配備等問題向前邁出了有實質意義的一大步。而上面提及的《新京報》的通欄標題就是:“6月起安全帽將由施工總承包單位負責”。

在安全生產和職業健康領域,有關建筑施工企業勞動防護的一些“為什么”,抑或還有其他“頑癥”,也許可以通過這一剛性的規定而得到逐步的解決。

其實,這一條不僅僅適用于建筑施工企業,很多企業也存在著相似的共性。當然,要落實好這個要求,更需要總承包單位建立可行的配套制度,妥善解決“統一負責”后專項購買合格安全帽的資金出處等。要解決層層分包形成的體制弊端,要抹去工地安全帽質量好壞的明顯差異、農民工與體制內人員在勞動防護待遇上的不平等,僅僅依靠一個這樣的通知還是遠遠不夠的。

令人欣慰的是,負有監管職責的政府部門,開始去觸碰這個難點了。

國家三部門的發文,無疑是高層管理者對“易碎安全帽”的最好回應,必將成為安全帽和特種勞動防護用品在使用的各個環節上逐步規范的強大推力;同時,也會對各行業企業包括各個層級的承包者產生一定的威懾和約束力。

行文至此,筆者忽然又覺得,以“微風泛漣漪”來記錄這次安全帽事件,似乎不夠分量了。因為故事還在繼續。

有勞動防護專業人士表達了這樣一個愿景——

在政府部門的重視和細化監管下,有各行業企業和相關勞動防護協會的共同努力,再加上勞動者的個體防護意識在不斷覺醒和增強,我國的勞動防護工作在今后的某個時段,難道不會出現“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景觀嗎?

 



 

 

qq福州麻将下载 真钱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 时时彩龙虎和100% dafa888网页版登录 老虎机app自助领取彩金38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 best365手机官方网站 体彩11选5前二稳赚方法 加拿大pc软件平台 500娱乐怎么赚钱